第 6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最新网址:www.shuoshuwx.com
    就在跪下去的时候,一双手扶住了顾上铭,那人穿着红色的凤冠霞帔,顾上铭抬头看去,脚一软就给跪下了。

    顾上铭内心泪流满面,完全已经otz了,顾上铭觉得有必要拿把刀子来把自己的眼睛剜了才能平复他心中的激dàng之感。

    敛天瑟根本没有理堂中的场面,径直的走到了上位,坐到了顾锦牌位的旁边,默默的掩面,不去看堂中的场面。

    顾惘穿着凤冠霞帔,面瘫的站在顾上铭的面前,扶着不让顾上铭跪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顾上铭还是给跪下了。

    “咔嚓!”有杯子落地的声音。

    “咔嚓!”有杯子在手中被捏碎的声音。

    跟着顾惘一起进来的霭乾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放手了,面对着这样的顾惘,不说小苗,就算参天大树都得折了,他只想要默默的掩面站在一旁去,顾惘已经是整场的焦点了,没有人能抢去他的风头。

    敛天瑟把顾锦的牌位抱在怀中,模样十分的萧瑟,心中默念‘顾锦你听我解释!我很支持上铭和嘴角喜欢的人在一起!所以我把顾惘内定成儿媳fù了,但是你原谅我!原谅我!我不知道这货脑回路整个都已经坏掉了!他居然穿着新娘子的凤冠霞帔上了柳絮山庄!’

    敛天瑟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路上看见顾惘穿着凤冠霞帔策马奔腾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很想跪地捧土,继续疯癫悲苦的摸索着:“节cāo,节cāo,啊啊啊啊节cāo,不要离开我!”

    他现在好想要拆散他们两个怎么破?!!怎么破?!!

    顾上铭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心理活动,他整个人都已经空白了,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还正常的神经弧做出的反应。

    顾惘终于回来了!

    而当顾上铭彻底苏醒过来的时候,各种神经弧也苏醒了。

    顾惘他终于回来了!但是这不是重点啊!他穿的的什么玩意?!谁来告诉我!!谁来告诉我!!!

    顾上铭跪在顾惘的脚下,被顾惘扶了起来,但是当看清那凤冠下的那一张脸,顾上铭的脚一软又要跪了下去。

    这货绝对不是他家的顾惘,绝对不是!

    顾上铭仰天四十五度流泪满面,感受到迎面来微凉的风,心中流血而哽咽的说出了一句话,‘还我顾惘来,妖孽!!!’

    第九十九章

    整个场面都静默了,没有人说话,原本热闹的场面也沉寂了下去,只是因为反shè弧的长短不同,瓷器碎裂的声音在断断续续的响起。

    咔嚓过后又是一声咔嚓,这样维持了很久一直没有断,凌云掌门,觉得他们已经可以退休了,经过此次的打击,他们的晚年应该都没有办法可以幸福了,大概一生都会被凝固在三观被刷新的这一天吧。

    柳珍发现了氛围的不对劲,伸手揭开自己的盖头,柳震军在一旁呵斥了一声:“珍儿!”她现在揭开自己的盖头成何体统。

    但是却半点没能阻止柳珍的动作,揭下那红盖头,柳珍姣美的面容露了出来,她头上没有其他的发饰,只有一把素净的银梳子chā在发髻最中央凤冠的位置,上面的细小花朵层层叠叠。

    她很久之后都在记得那个场景,在她皈依佛门静渡余生的时候,那都是一个一生难忘的噩梦。

    她看向顾惘,审视着顾惘的穿着,她是在场第一个维持着自己表面平静的人,问道:“现在还需要我嫁给顾上铭吗?”

    顾惘道:“不好意思,你不能嫁给他了。”

    柳珍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诧异,轻轻的恩了一声,那样的眼色就像是在说,你都穿这样了怎么可能让我嫁给顾上铭。

    一旁的柳震军见得顾惘如此,从柳珍哪里知道了他和顾上铭的关系,自然知道事情不好,何况现在在看见这样的情况,虽然被刷了三观,但是利益当前,他喝道:“顾惘!顾上铭结不结婚你如何得做主?!别在这里捣乱!!!你一个男子,如此又成何体统!”

    而一旁被扶着的新郎官,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冷冽的眉眼,他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对上,无声的凝固,在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一旁看着的人都不敢出声了,一种脑容量不够的感觉充斥着诸位正道掌门的脑中,旋即就有人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了,却也不敢出声,只是在一旁看着。

    柳珍解开自己身上的纽扣,把华贵的喜服从身上脱了下来,一颗颗的解开纽扣,柳珍把自己从那繁重的衣冠下剥离了出来,她里面穿着素白的罗裙,看起来竟像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一样,柳珍把喜服递到了顾惘的手中,道:“这衣服不该给我穿。顾惘,顾上铭和我成亲是因为我骗了他,如果他不和我成亲,你就不会回来,只有我们成亲后,你才会回来。”

    说着柳珍一顿,露出清浅的一笑,素净得像是茉莉一样,继续道:“顾上铭是因为爱你才和我成亲的,他,很爱你。”

    顾惘穿戴着凤冠霞帔,看向刚刚脱下凤冠霞帔的柳珍道:“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他爱我,我比他爱我还要爱他。”

    柳珍听得顾惘的话,默默的离开了大堂,她现在不能留在这里了,她想要在这里惩罚自己,但是现在,她不能在这里妨碍顾上铭和顾惘,相爱的人不应该受到阻碍,仅此而已……

    柳震军大喝:“柳珍!你去哪里!现在是你的人生大事的时候!你怎么能离场!”

    柳珍回头看着柳震军道:“爹,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用这个称号叫你了,我相信过你,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相信过你,可是因为相信你,杨沂死了……我不想追究什么。”说罢头也不回走出了大厅。

    她穿着素白的罗裙,她头上戴着满是细小花朵的银梳子,她很累了。

    她是场中唯一一个维持了平静的人,虽然此事在她心中还是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但是大约是她沉浸在悲伤中吧,即使是这样的事情,她都没有半分做出什么诧异的表情。

    柳震军愣愣的站着,她知道了,她知道杨沂死了,但是却那么冷静,冷静得绝望,却没有半点想象中女子的脆弱,她的女儿,如此的像他。

    看着那身影慢慢的走了出去,柳震军连忙带着自己的人追了出去,这场亲事,成了是佳话,不成就是笑话了,顾家已经不要脸了,但是柳家丢不起这个脸。

    而在顾家的大堂,那个冷漠坚毅的少年,一身凤冠霞帔的出现在了成亲的大堂,面上还是以往的神色,仿佛还是穿着玄黑色衣冠时的面瘫少年一样。

    但是,但是,但是……明珠垂到他的额上,红色的穗子挂在衣角出,然后……他还是在冷漠的面瘫着。

    顾惘在顾上铭站起来后,不顾顾上铭目瞪口呆的模样,跪在顾上铭的面前,面瘫的仰头看着顾上铭道:“顾上铭,我不应该因为那些还未发生的担忧就离开你,现在我回来了,你愿意娶我吗?”

    然后转头看向敛天瑟,道:“我已经是爹的内定媳fù了,这次爹上柳絮山庄就是为我主持公道来的,你到底是什么决断,有爹给我做主。”

    顾上铭转头,僵硬的看着敛天瑟,只见敛天瑟掩面,不敢面对顾上铭,得不到敛天瑟回应,顾上铭把头僵硬的转了回来,看着穿着凤冠霞帔的顾惘跪着问他娶不娶他,而且还说要爹做主什么的,并且还是那个面瘫的模样,他的眉眼还是很冷冽……

    顾上铭心中狂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顾惘不是二十年后来的吗?一定是最近因为星月同天的异象,他开始出现了异常的精神反应了吗?

    一旁的水长天和殷折天发生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地上碎了一片的茶盏,他们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而变成了现在的喜闻乐见,要知道三观被刷新的速度和掉节cāo的程度是同等的。

    水长天和殷折天整个人缩到了椅子上,捂着嘴狂笑,却又不能发出声音,眼角都已经憋出了泪花,活了那么大,他们托顾惘的福,第一次感受到了笑得小腿肚子抽筋的感觉。

    顾上铭看着一旁冥宫和仁知阁众人喜大普奔的模样,第一次觉得默默低头不发表任何表情的各正道掌门要顺眼很多。

    顾惘却还是很淡定的看着顾上铭,问道:“你娶我吗?”

    顾上铭看着跪在脚下就差luǒ上半身再背个荆条的顾惘,顾惘心中在狂刷屏,我娶你,我娶你,我娶你……,然后他……有些无奈的的耸肩道:“我娶你。”

    虽然口气很无奈,但是顾上铭的眼中都有着满满的喜闻乐见,他本来还以为自己被顾惘压了,以后要是成亲肯定是他嫁顾惘娶,却没有想到现在还有机会反抗一把。

    可以看出顾惘满满的诚意,何况他既然回来了,还是穿着凤冠霞帔回来的,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一种狂暴又无奈的情绪充斥在正道各掌门的心中,还有一些看见顾惘穿女装,心中‘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他们不是在嘲讽!真的不是!他们是在无奈而尴尬的笑。

    见得那边都答应了,礼倌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汗,很有敬业精神(心理素质过硬)的继续喊。

    礼倌的声音传来,他喊道:“一拜天地!”

    顾惘和顾上铭转身,丫鬟把软垫放在他们的身前,两人跪下,对着天地一拜。伴随着吓掉了一地的下巴。

    “二拜高堂!”

    顾惘和顾上铭起身,转向了高堂,对着敛天瑟和顾锦的牌位,顾上铭犹豫了一下,然后和顾惘一起跪了下去,对着堂上的父母磕头。伴随着一众不忍直视的眼神。

    最后一声夫妻对拜,礼倌看着堂中的两人,夫妻对拜?夫夫对拜?第一次遇见这样情况的礼倌搞不清楚应该怎么称呼,他纠结又结巴的道:“夫……夫……夫……夫”到底是夫妻对拜还是夫夫对拜啊!!妈蛋我不干了哟喂!

    礼倌实在是搞不清楚,内心放弃治疗的直接道:“对拜!”

    两人互相的面对着,看着彼此的脸,慢慢的跪了下去,躬身磕头,无比虔诚,只有顾上铭在两人面对面跪着的时候,看见顾惘的面瘫脸,和垂在他额头上的明珠,和头上各种嵌满宝石,以及再看到那张面瘫脸,以及搭配着那衣服和头冠看见他那张面瘫脸,顾上铭的内心吐槽系统因为第一次遭遇这样大的强度挑战,已经开始语言混乱了。

    礼倌觉得自己完全被世界的恶意击倒了,接下来他该说什么呢?送入洞房??但是还没有等他说出口,顾家团的人就自己叫嚣起来了,“送入洞房!送入洞房!”

    顾上铭看向自己身旁的顾惘,心中默默的想,既然是自己娶了顾惘那么入洞房自己是不是可以逆袭,是不是可以喜大普奔的奔向反攻成功的路?从此以升职加薪,迎娶面瘫受(这个是顾上铭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辞去ceo,走上浪迹天下的蜜月人生巅峰。等等等等一揽子系列的幸福人生???

    顾上铭看向顾惘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个子,想着要不要把他抱进洞房,毕竟是自己娶了他,一旁的中年礼倌终于击破了自己的下限,喝道:“送入洞房!”

    顾上铭伸手想要抱起顾惘,结果动作没有顾惘矫健,一手被顾惘捞进了怀里,穿戴凤冠霞帔的顾惘把穿着新郎服的顾上铭公主抱在怀中,朝着婚房进发。

    天际红霞漫漫弥天,延展出一片霞光红云,原处的青山已经不再那么绿了,枫叶的颜色和霞色融合在一起,这是这个秋日最温暖的一天,漫天的如火如荼,艳丽的颜色从天际衔接迤逦到了山庄里面。

    -完-

    -------------------------------------------------------

    访问小说分享者(汉子)的书库,阅读更多TA分享的书籍!

    地址:http://www.shuoshuo520.com/u?id=12

    也可以百度搜索或者访问www.shuoshuo520.com

    -------------------------------------------------------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最新网址:www.shuoshuwx.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